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 欢迎您!

财富专线:QQ:3269027314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配资行情 >

股票配资行情

股指配资—无声的战斗特斯拉进入中国后的四次握手

https://www.uusjw.com | 来源:股票学习网 | 发布时间:2019-11-20 17:20

作者:张发科编者:李墨田和戴劳班

2008年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旧金山总部迎来了一位特邀嘉宾: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

今年,36岁的马斯克和5岁的特斯拉都在线上。这家公司的账本上只剩下900万美元了,而且马上就要没钱了。他的另一个项目:太空公司太空X也陷入了金融危机。前三次发射都失败了。他的妻子利用这种情况在个人博客上揭露了他们的私生活。马斯克成了硅谷的笑柄。

刚刚被选为志工党主席的科技部部长万刚将于2008年春天访问旧金山。志工党的诞生地位于旧金山唐人街新吕宋巷36号,距离特斯拉总部所在地帕洛阿尔托仅50公里。几个随行的朋友告诉万刚,“你一定要看看这家公司。”

在特斯拉总部前的展示棚下,王刚首次测试了特斯拉的首款双门电动跑车。除了官员,万钢还是世界顶级汽车专家新能源汽车的忠实支持者。他计划看看班上最早的学生长什么样。

这是王刚和马斯克的第一次会面,也是马斯克和中国的第一次握手。那时,他们不会知道在10年后,双方将成为世界新能源领域最强有力的两个主角。

特斯拉2出现年的转机在年底赢得了NASA 16 16亿美元的订单。在特斯拉方面,马斯克在员工和朋友的帮助下,拿出了剩余的2000万美元,最终在12月24日下午6点前组成了新一轮4000万美元的融资,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已经回归中国的万钢,将带领中国汽车工业在新能源轨道上发起一场追赶战,该行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燃料汽车领域取得突破。中国有广阔的消费市场、强大的中央政府和成熟的产业链。万钢需要利用这些优势来摆脱“技术为市场”的失败阴影。

十一年后,2019年,马斯克出现在上海临港超级工厂的落成典礼上,这是第一家获准在大陆设立独资工厂的外国汽车公司。这一切背后是特斯拉过去十年与中国的四次握手。这两次握手的关键词一方面是“技术”,另一方面是“政策”。

这两个核心词,高频出现,甚至超级大国竞争的主线上的任何地方,都是无声的竞争。

Meet:当瘸腿巨人在2000年遇到钢铁侠

时,在奥迪工作多年的万钢向国务院递交了一封信,提议开发新能源汽车,以实现国内汽车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中国汽车工业的历史和国家足球队的历史一样令人担忧。20世纪70年代,罗马尼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乘坐的红旗车因下坡刹车失灵撞上了路边。这一幕令人尴尬。另一方面,“面向市场的技术”被篡改了,中国企业离燃油汽车的核心三大部件(发动机、变速箱和底部盘)还很远。

相比之下,新能源汽车的三个核心是电池、电动机和电子控制器。中国在电子制造领域有一定优势,与美国、日本、德国等其他汽车大国没有明显差距。王刚认为,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相当于将强大的汽车国家拉回到同一起跑线上,并大大增加弯道超车的可能性。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王刚的信得到中央政府的批准,电动汽车三大核心技术基础研究和产学研项目的突破性进展迅速启动。

但是那时电动车仍然属于“谁买谁傻”的范畴。2003年,比亚迪购买了秦川汽车77%的股份,并宣布进入电动汽车研发领域。结果,股价连续三天下跌。王传福后来回忆说,持有60%股份的美国基金打电话来威胁要立即改变决定或出售股票。

也是在那一年,通用汽车宣布召回12年前的全电动汽车通用EV1。作为世界上第一辆电动汽车,从1990年令人震惊的首次亮相到完全关闭,通用电动汽车EV1的死亡归因于多种原因,包括不合标准的t

相比之下,马斯克是新能源的狂热信徒。在沃顿商学院学习期间,他发表了两篇论文,建议他未来的职业道路。一位预测太阳能技术将全面发展,另一位讨论了如何用超级电容器储存能量。在这篇论文中,他对电动汽车和其他产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2008年,马斯克成为特斯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年,王刚觉得电动汽车基础研究有了突破,大规模推广的时候到了。在寻找访问美国特斯拉的途径的同时,万钢在中国大力推广“10个城市,1000辆汽车”计划,并将电动汽车推向全国。

一个是残废的巨人,从来没有在燃油汽车领域站稳脚跟,另一个是外行,没有电动车行业的经验。两者都先天不足,有明显的优势。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和中央政府,另一个是技术英雄,有很强的吸收资金的能力。

2009年,财政部和科技部正式发布刺激电动汽车市场的文件。熟悉的公式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购车补贴。随着这两个部门打开泄洪闸,一场大规模的追赶战开始了。

两位主角完美地押注于这场曲线竞争的核心:技术和政策。一方面,以电池汽车为核心的电池技术一直无法取得重大突破,导致传统汽车巨头电池成本高,缺乏创新能力。另一方面,没有来自政府政策的高压,电动汽车无法进入公众的视线。

两股力量沿着他们自己的路线在海洋的两边探索。他们无法预测明天。

防御攻击:打扫房间并再次治疗

2014年4月21日上午,马斯克的达索900私人飞机空降北京。

在桥府芳草河怡恒酒店洗完澡后,他立即准备去海淀区复兴路15号中国科技部的所在地见他的老朋友万刚。2008年在加州见面后,两人交换了意见。在中国的许多政府部门中,科技部一直在鼓励特斯拉。

特斯拉已经是一个新富的硅谷,2010年又筹集了5000万美元,成功登陆纳斯达克,骗过丰田成为拥有2.5%股份的合作伙伴。两年后,特斯拉推出了第一款S型车,并很快成为硅谷富人的新宠。马斯克成名并接受了“钢铁侠”的称号。
73738bf352324addf9c87efc210be97c.jpg
2014年4月21日,王刚和埃隆·马斯克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马斯克拥有白人首席执行官的典型优势:自律、自信、精力充沛、控制力和雄心勃勃。他出生在南非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高中毕业后,他带着2000美元去了北美。他白手起家,31岁时成为亿万富翁。他对两个妻子的控制如此严格,以至于他的头发一年到头都要染成金色。

他的暴君性格深深根植于特斯拉:当一辆新车抵达比利时港口时,他立即发了一条短信,要求当天交付300辆车。因此,该团队努力工作,当天只交付了3辆汽车。马斯克立即斥责并质问——。在他看来,习俗和法律都是狗屎。他甚至能以战斗速度排尿,而且能在三秒钟内完成。
股指配资
马斯克和他的妻子妲露拉·莱莉,2014

但是狂暴的马斯克在中国遇到了一堵墙。在2014年的访问中,马斯克开门见山地提出,特斯拉充电堆应该被允许进入中国,特斯拉应该被给予不同于燃油汽车的关税,以便与国内汽车公司公平竞争。面对钢铁侠的侵略性,万钢打出了中国式的太极。

Wangang告诉Musk,中国正在考虑电动汽车的税收改革,例如,进口关税将不同于传统汽车,但具体细节仍在制定中。在改革完成之前,S型仍然需要支付传统燃油汽车25%的关税。

双方的会面顺利结束。唯一的结果是两人在迎宾松风景画前的合影。回到美国的马斯克抱怨道:“在中国,我们就像一个爬行的婴儿。”

但并不是老朋友不被热情款待,而是万钢有他自己的焦虑。当时,中国东北

尽管中国新能源补贴政策起步较晚,但补贴方式却相当无限制。中央政府弥补地方补贴,将一辆车卖给另一辆车,整个国家制造汽车,制造得更多,挣得更多。据说一家大型主机厂的两名员工出海去做电动汽车改装公司。一辆汽车由国家补贴十多万元,年收入几亿元。

欺诈赔偿主要包括几种方式:虚假销售、虚假交易、曲线套利。一辆底部装有盘电池和传输功率的普通货车可以转变成一辆拥有数十万补贴的电动货车。据《南方周末》估计,到2017年,一家微型电动汽车制造商将获得至少60亿英镑的政府补贴。

从2013年到2016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经历了补贴高峰。据估计,整个补贴期的补贴总额超过3000亿元,几乎相当于华为一年销售手机的收入。原因并不是传言的官员不知道如何做事。在早期阶段,新能源汽车和燃料汽车之间存在巨大的成本差距。为了促进工业化发展和技术进步,最可靠的方式往往是最不可靠的补贴。补贴政策第一阶段的任务总是数量大于质量。

没有这个行业的规模,这个行业就不可能产生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出现持续的技术进化,更不可能在世界上有发言权。持有真正的金银用于市场培育和砸跑道,尽管可能是薅羊毛,是最有效的政策逻辑和哲学。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决策者也不愚蠢。收集鸡毛后,清理工作将立即开始。从2016年开始,巨额财政补贴将开始从斜坡上撤出,并将门槛提高到出现。新的补贴标准将于2016年实施,首次从去年的出现略有下降。2017年标准将进一步减少对公共汽车和特种车辆的补贴。

作弊丑闻发生时,传统汽车公司刚刚开始试水,汽车制造的新力量才成立一两年。房子还没有打扫。我们怎么治疗?对于非常好斗的特斯拉来说,中国表现出了一贯的智慧:不要采取主动,不要拒绝,不要负责,安静地停下来,等等看。

但是马斯克在另一边很担心。对特斯拉来说,中国市场是一块必须赢得的肥肉。2015年3月,马斯克在博鳌主动透露,预计三年内将在中国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心。2016年1月,他在香港公开“抽泣”:他为了中国消费者学会了使用微信。

不幸的是,多哭少雨。在此期间,特斯拉在中国实际上没有获得任何真正的利益。首次开放中国边境的尝试以失败告终。空手回到美国的马斯克立即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战之一,这也促使他再次远道来到中国。

对抗:燃烧十亿美元的梦想

马斯克在2016年夏天做了一个梦。

在他的梦里,他看到了一个全自动制造工厂,在那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由工业机器人制造、转移和组装的,高速运转完美无缺。不久,他召开了一次会议。他宣布,他将提前4个月大规模生产模型3,推动整个汽车生产线,并要求所有部门重新安排他们的计划。

会上的高管们目瞪口呆。面对大量订单,他们已经开始担心特斯拉目前的产能是否符合标准。暂时转变为完全自动化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且效果很难预测。但是马斯克很固执。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除非它违反物理定律。

为了推进他的新生产线计划,他还命名了无畏,一个特别棒的名字。

2017年春天,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自动化工厂几乎无法运转,特斯拉开始进入最痛苦的“生产地狱”时期。面对大规模生产的巨大压力,马斯克再次将目光投向中国,中国有着完整的支撑基础、丰厚的劳动红利和高效的政府法令体系。
股指配资
特斯拉内华达超级工厂,2018

就在这个时候,工业和信息化部

但是马斯克对谈话的具体内容守口如瓶。会见副总理五天后,马斯克出席了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TED会议。他透露特斯拉将建造四个新的超级工厂。当主持人问及地点时,马斯克还表演了一场中国太极:“超级工厂是全球性的。”

此时,特斯拉已经在弗里蒙特、加州、内华达州、布法罗、纽约和荷兰建立了四个超级工厂。这四家工厂支持特斯拉电池生产、汽车组装和太阳能电池板生产。马斯克的地盘上仍然缺少一家中国工厂。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此时,中国也有自己的计算盘:中国需要把新能源汽车的三大核心电力技术牢牢掌握在中资企业手中,给自己的儿子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发展,永远不要再把燃料汽车的“技术换市场”市场翻过来,旧的技术之路是不可替代的。

这两个条件之一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国家宁愿不开放。

特斯拉此时已经深陷产能地狱。2018年1月,特斯拉第二次推迟交付。今年4月,特斯拉宣布暂停生产一周。马斯克直接睡在工厂里。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分青红皂白地虐待和解雇员工。他把公司私有化当作一个笑话,在镜头前尝试大麻。股指配资
马斯克在镜头前抽烟,2018

特斯拉两年内有36名副总裁以上的高管因压力过大离职,令公司陷入恐慌。

外界开始瞧不起特斯拉。由于跳票的频繁交付,20%的模型3用户要求退款,一些人开始起诉。甚至美国司法部也介入了调查,怀疑特斯拉故意误导消费者。因做空安然而出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公开谴责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

"他们是一群想杀我们的混蛋!"面对各种各样的唱衰情绪,愤怒的马斯克只是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2018年愚人节的照片。照片中,他邋遢不堪,在特斯拉旁边哭得头昏眼花,手里拿着一个牌子:特斯拉破产了。7a4f2d6aa33aee81281a3039c0d5c8f4.jpg
愚人节 2018年,马斯克的恶作剧

在汽车行业,无论他是否掌握了核心技术,是否拥有伟大的生产和控制模式,是否拥有市场话语权,是否赢得了用户的信任,这些指标都是由奔驰、宝马、丰田、通用汽车等百年巨人踏上无数凹坑,支付无数学费,一点一点地代代相传而获得的。

特斯拉想要在新能源曲线上超越,从少数汽车制造商那里成为世界级的汽车制造商,这必然意味着一条艰难的道路。

要意识到这种艰难,特斯拉是唯一一个吗?当马斯克挣扎的时候,这个国家并没有闲着:大量的钱被扔了出去,他儿子们的磨难的结果应该分阶段检查。

练习:温室中的冰与火

中国在新能源汽车中隐藏其亮度和强度的策略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顶级工业设计获得高额补贴,方向确定,真正的金钱和白银被用来建造新的赛道;第二阶段:淘汰落后产能,重点支持核心技术。新能源汽车的三大关键电力技术在整个追赶过程中得到精心保护。

2015年10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目录。外国品牌要进入目录,不仅要满足技术指标产品的要求,还要满足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的要求,外资不得超过50%。然而,不使用目录中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不能获得补贴[9]。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这基本上将外国动力电池排除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之外。这种强大的工业保护是遇到辉煌企业时的完美超越。

宁德时代,一家动力电池制造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宁德时代于2013年开始成为国内领先的客车公司宇通的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依靠补贴时代获得的利润,在研发上投入巨资。最后,宁德时代逐渐进入宝马、大众、戴姆勒等全球汽车巨头的供应链。

对国内电池的行业保护和有针对性的补贴使国内电池制造商能够在str的存在下高速发展

除了核心零部件供应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还有另一个重要指标:汽车制造商。

比亚迪是领导者。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公司的发展道路与特斯拉相似。它从核心区域独立开发并构建了一条闭环生态链。然而,近年来,对电池技术路线的押注让它看起来像是一大早就起床,厌倦了熬夜。

除了比亚迪,还有一股不容忽视的网络汽车制造商浪潮。以蔚来、小鹏和马薇为代表的这些人成立于2014-2015年,并开始尝试在三到四年内逐步交付他们。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特别的粉丝”,并希望建立另一个有野心的特斯拉。

“汽车与家庭”创始人李翔是特斯拉推出的首批中国用户之一。2014年马斯克首次来到中国主持S型车交付仪式时,李翔是第一个从马斯克手中接过钥匙的车主。兴奋之余,他迫不及待地想第二天在微博上发布他的第一次驾驶体验。

最疯狂的东西仍然属于雅比斯。他亲自去洛杉矶观看新闻发布会,观看马斯克享受全体观众海啸般的崇拜,再也无法忍受窒息梦想的滋味。当他回来的时候,他指着窗外的烟雾,告诉董事会成员建造一辆汽车的想法:这已经足够好了!

但随后他夸口道,“到2018年特斯拉将永远不会生产超过(FF91)的任何东西。”这变成了一个笑话。然而,也制造了一套“深度”汽车的李斌,在早期阶段只花了10秒从刘强东筹集资金,但四年后,它突然成为2019年最糟糕的人。“没有人愿意伸出半根救命稻草”。5年后,尽管有工业保护的阴影,但在2017年6月663-9507 CES上访问乐视FF91的人们不得不承认,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在质量、声誉和规模上离特斯拉越来越远,反而贡献了无数笑话:“在清晨崩溃,浸泡在艾叶中;地下室自燃,冒烟着火;柴油踏板车,巨大的充电宝藏。”

总而言之,中国在电池、电控和电机等核心领域相对较好。整车领域的老玩家和新势力都很难肩负重任。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开门:把鲶鱼放入鱼塘。

马斯克第一次和王刚握手十年后,他终于深深地被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制造业王国所束缚。

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10日在上海成立。7月,纯电动汽车项目投资协议签署,确认特斯拉超级工厂(Tesla Super Factory)将建在港区。10月宣布征地,12月基本完成土地平整,2019年1月7日超级工厂正式开工建设。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次年1月,马斯克再次造访紫光阁。陪同他的是三辆不同型号的特斯拉汽车。这次他与共和国总理握手。

特斯拉获得了梦寐以求的“中国绿卡”——。国产型号3也将获得国家补贴。李想直接去微博上哭:麝香要敲门了!汽车工业的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能停止这种可耻的宣传吗?

李斌《宣战》马斯克:特斯拉是温室里的一朵花,胜利属于中国汽车公司。他直接说: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相比之下,肖鹏汽车的创始人何肖鹏有点稳重。当回答记者的问题时,他说:我认为国家的考虑是明智的。

从工业保护到向中国开放特斯拉,中国的意图非常明确:用特斯拉来重塑苹果产业链的荣耀。

2009年,苹果开始基于对成本和供应商平衡的考虑来支持中国的产业链,一个接一个地创造辉煌的传奇。农民工姐姐周群思带领兰斯科技进入苹果供应链,实现财富大幅增长。虞舜光学的股票在香港上市,10年间增长了100倍,其厨师和清洁工也成了百万富翁。

但是苹果的产业链不仅仅是一个创造财富的故事。它将中国消费电子零部件企业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在这背后,华为、小米、OV等手机巨头充分受益于苹果的供应商资源和技术溢出效应,提升了核心竞争力

苹果的故事可能会再次上演。目前,在特斯拉的供应商体系中,三家电力公司的核心供应商仍然都是外资企业。目前,中国制造商集中在两个主要领域:汽车零部件和智能电子。规模和技术都没有触及特斯拉产业链的核心。

全球新能源领域的两位领军人物终于开始了最后的竞争:一个希望对方广阔的市场,另一个希望对方的产业溢出来。经过四次握手,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结束:主导制造业的最终进入。

在过去的两年里,关于产业政策的讨论逐渐沉寂下来。最后一次碰撞发生在2016年11月9日,北京大学龙润公园。

在这里,林毅夫和张魏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林毅夫认为,没有工业政策,就没有发展中国家能够成功赶上发达国家。张魏莹认为产业政策是一种有马甲的计划经济,没有一个是成功的。这两个人各持己见,胜负难分。

单单看新能源汽车领域,我们就可以大胆地得出结论,尽管受到各种各样的批评,中国的新能源政策在一些领域还是成功的,从通过补贴战争培育新的跑道,到保护工业和支持三家电力公司,到开放国家接受“鲶鱼”来增加竞争。

目前,在新能源汽车的国际竞争格局中,中国的一些产业链已经有资格进入决赛。然而,对于表现不佳的汽车工厂来说,无论是SAIC、BAIC等传统势力在发力,还是新兴势力在颤抖着制造汽车,他们都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一方面,以通用、大众和丰田为代表的传统汽车制造商正在发力,以强大的资本和研发能力来生产新能源;另一方面,特斯拉进入中国后,随着整个产业链的刺激和竞争的加剧,这条轨道肯定会催生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一批华为和小米。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在这两个强大敌人的围攻下,这群玩家目前不会努力工作,最终会被埋葬在历史的垃圾堆里。

强大的汽车工业也是现代工业强国的标志之一。美国的崛起伴随着一些汽车企业的崛起,如通用汽车和福特。二战后德国和日本工业的复兴伴随着大众和丰田等顶级企业的发展壮大,最终达到世界领先,成为两大工业强国。

汽车制造水平是一个国家工业水平的集中体现。新能源领域的这场赶超战不可能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完成。这需要第二代甚至几代人持续不懈的努力。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在汽车领域一直停滞不前,需要一个能够引领世界的新汽车产业和一群自豪的中国汽车企业。

万刚,66岁,于2018年3月卸任。美国能源部前顾问、《《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作者李维·蒂勒曼(Levi Tillemann)评论道:“他是中国电动车之父。没有他,中国汽车工业不太可能走出困境。这是他的主意。”

补贴、政策、人才和引进学校的尖子生恶霸作为你的同桌,如果你赶不上,那不仅是几代实业家的遗憾,也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的遗憾。

TAG标签: 股指配资

本文由 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地址 :https://www.uusjw.com/tubiao/2300.html

上一篇:股指配资—圈地战争结束后美团将去哪里
下一篇: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全球经济停滞但衰退尚未开始

96%的投资者还关注了以下内容

在线咨询
股票开户
配资开户
扫一扫

扫一扫
免费送牛股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QQ:326902731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