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 欢迎您!

财富专线:QQ:90350845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行情动态 >

股市行情动态

[中信建投大智慧]第一份报告显示亏损65亿美元孙正义是如何从四面八方跑出来的

https://www.uusjw.com | 来源:股票学习网 | 发布时间:2020-01-03 13:48

只有基金筹集的资金曾创下全球纪录,但在2019年筹集资金非常困难。面对LP黄金所有者的信任危机,孙正义还能重现1000亿美元的神话吗?

仅仅三年时间,价值1000亿美元的基金疯狂地花费了850亿美元。为什么不能有积极的回报?如何解决孙正义的危机?

WeWork不会是一个案例吧?过度资本化会导致整个投资系统过热,淹没不良企业,鼓励它们挥霍。孙正义的“反侵略”会在2020年结束吗?

喜马拉雅航空,韩国流行乐队,特斯拉.2019年的最后一天,彭博意见专栏为软银集团(以下简称软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及其愿景基金(以下简称愿景)起草了一份“2020年采购清单”,充满了嘲讽和嘲讽。也是在同一天,优衣库母公司——孙正义的长期盟友——的创始人刘郑经在18年后正式辞去软银独立董事的职务。
中信建投大智慧

事实上,孙正义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收到任何好消息。从优步5月份的破发首次公开募股(IPO)到软银2019年第二季度14年来首次亏损65亿美元,Wework 9月份失败的首次公开募股估值缩水近80%,基金和股东对掌舵人的投资策略表示不满.可以说,孙正义自职业生涯以来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危机。

早在2017年初,孙正义无限雄心和前所未有的规模的愿景就诞生了,为软银押注科技行业未来赢家开辟了道路。自成立以来,1000亿美元基金的投资已经超过850亿美元,这也在投资界掀起了一股热潮。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璇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软银的投资风格可以说是“激烈”和“有些不合理”其战略的关键是能够找到那匹快速的马,它实际上测试投资者的眼光和才能,甚至运气。另一方面,可以说这种模式的成功是不稳定的,难以复制。“

到底是什么让“猛”孙正义?它过去的辉煌是如何演变成现在的困境的?2020年会是软银的时代吗?

孙正义2019年:

独角兽接连失利,新基金融资难

软银的困难最初出现在优步。

继美国第二大在线汽车Lyft首次登陆纳斯达克后,估值超过800亿美元的优步计划发行1.8亿股股票,并于2019年5月1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仓促上市,发行价为每股45美元,成为阿里巴巴2014年上市以来美国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

令人失望但不足为奇的是,优步股价在上市当天从破发下跌了7.6%。在接下来的八个月里,优步的整体股价趋势令人失望。除了6月底短暂升至46.38美元的高点外,优步开始从010降至10282。11月中旬,优步股价跌至上市以来的最低价格25.99美元,最终在2019年收于29.74美元,整体下跌33.91%。

显然,开放市场不愿意支付买单这样高的价格,由于孙正义和他的远见卓识的推广,这个价格一度高达近1000亿元。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优步是硅谷创业公司,除了WeWork之外,其投资位居第二。基金已经向优步注入了70多亿美元。就在最近,优步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最终卖掉了股票的最后一部分,并将告别他自己创建的公司。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于2009年创立优步,并因一系列丑闻于2017年被迫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然而,在优步破发的开始,孙正义可能没有想到2019年秋天还有更大的挑战等着他和他的愿景。

9月份,从软银获得巨额资金的共享办公室“独角兽”WEWORK首次公开募股失败,估值从年初的480亿美元暴跌至80亿美元,导致该公司陷入危机和全球大规模裁员。然而,其首次公开募股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其财务状况不佳,——WeWork长期严重亏损,未来难以改善,以及优步和Lyft上市后业绩不佳,这两家公司都是共享经济中的“独角兽”,这也严重影响了WeWork二级市场的估值。

首次公开募股失败后,我们最大的外部银行软银

值得一提的是,在孙正义决定投资WeWork之前,软银出现内部有相当多的反对声音,包括软银前高管尼科什·阿罗拉和阿洛·萨马,以及孙正义的长期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刘郑经。刘郑经自2001年以来一直是软银的独立董事。他也被认为是少数几个能与孙正义竞争并提出不同意见甚至论点的人之一。他曾经说过,他的职责是“听从孙正义的建议,不服从他”。随着他的辞职,软银也可能失去其最直言不讳的声音。

如果优步只是软银困境的冰山一角,那么WeWork危机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这个史无前例的投资帝国危机可能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陶启智(Tao Qizhi)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WeWork的失败是一个行业里程碑事件,象征着科技投资的泡沫和邪恶后果,“软银总裁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已经终结。”这一事件也使得全球风险投资业重新思考其未来的投资策略,甚至影响了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模式。

软银2019年11月公布的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在第二季度遭受了约65亿美元的运营损失。亏损主要是由于优步和WeWork等大规模投资计入减值,这也是该公司14年来第一次在出现季度出现运营亏损。华尔街投资银行杰弗里(Jeffrey)分析师Goyal公开表示,投资者现在担心WeWork不是例外或普遍现象。

有人立即指出,在基金愿景的第一阶段,沙特阿拉伯的两大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对软银集团基金经理表示不满和担忧。这种不满主要是因为:一方面,孙正义给科创公司的投资价格太高;另一方面,它质疑视觉管理风格的不恰当性。

在软银的制度文化中,孙正义对所有投资拥有最终决策权,这与传统的风险投资文化不相容。在后一种文化中,投资决策通常由委员会做出。

根据愿景一期的财务结构,PIF和Mubadala是最大的外部投资者,共提供600亿美元;剩下的LP还包括苹果、夏普、高通和富士康。软银出资280亿美元。“25e7de9db81adaa140e055f583035550.jpg”这两个LP的不满和担忧在愿景二的筹资困境中得到证实。福克斯商业(Fox Business)称,尽管PIF和主权基金的穆巴达拉已经与软银高管进行了数月的讨论,但他们尚未承诺为第二个基金提供资金,他们的支持对于愿景的第二阶段至关重要。截至2019年12月初,当年7月推出的基金仅获得20亿美元的初始融资,完成了1.85%的目标。你知道,孙正义的目标是复制筹款神话的第一阶段。与此同时,与孙正义有着数十年友谊的日本银行家也开始认真审视这位客户,并对其资金支持变得谨慎。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田璇告诉每一位记者,软银的“激进”方法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这同时扩大了利润和风险。因此,对科技公司进行再投资的策略曾经给软银带来了成功,但也会对软银产生反作用。

显然,软银今天正经历这样的反弹。

恢复盘危机:

渴望给予风险资本,这导致泡沫?

“凶猛”的投资风格让孙正义也陷入了目前的困境。

田璇指出,软银喜欢投资早期高影响力公司(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行业前10名),一旦投资目标确定,将进行再投资。对于早期公司,软银通常持有很大比例的股份;对于成长中的公司来说,他们会投资很多钱。

一位长期关注技术轨道的国内投资者评论说,愿景战略是站在每个地区,寻找风口轨道的总公司。后来,随着企业的高估值、巨额投资和快速扩张,“孙正义想成为每一条轨道的王者”。

1638571a3f23c13a5328a3088c0ba00f.jpg

Softbank is will

十亿美元,这是一个中小型基金的总规模。同样,克朗彻基表示,与软银合作较多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在过去一年参与了最大的投资,导致其在美国外卖初创企业Door Dash轮G上投资6亿美元。

"软银的投资理念有时被视为“权力投资”. "陶启智说,“这也可能使创始人和其他早期投资者之间的关系紧张。”

d5a96666d2c3172278791d4736c2da15.jpg

来源:软银官方网站

高估值和大规模注资也使软银成为每项投资的主要甚至唯一投资者。以愿景为例。根据克朗彻基的数据,在过去三年的94项投资中,有81项是领先投资,领先投资率为86%。

换句话说,一旦视觉被释放,它可能会变成一只“独角兽”。

”虽然愿景是增长基金,但从整轮来看,大多处于中后期阶段,这似乎是利用私募股权(PE)来制造风险投资。有些人说,这就是孙正义想要找到的那些资金几乎用尽的项目,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上述专注于科技赛道的投资者表示。

软银及其投资的公司也被一些华尔街人士描述为过度资本化的表现,这也导致整个投资系统过热,并充斥着不良企业。

田璇进一步向记者指出,软银的投资削弱了被投资企业的金融纪律。“软银喜欢投资早期公司,这些公司在投资时基本上不盈利。软银在这些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时,会鼓励这些早期公司挥霍无度。”

关于孙正义对科创公司的高估值,陶启智表示,“公司保持高估值的前提是在保持极高增长的同时,实现远高于平均水平的利润率”。事实上,孙正义及其愿景的大多数主要典型项目都处于亏损状态,还没有盈利能力。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WeWork和优步、格拉普、OYO之外,很多汽车、平安易章通等公司在过去三年中也获得了对愿景的大量资金支持。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视觉已经在全球运输和物流初创企业上投资了314亿美元。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这些公司的公允价值为311亿美元。这意味着基金投资损失约1%;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19年12月3日发布的文件显示,中国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宜章通预计以每股12-14美元的价格出售3600万股ADS股票(美国存管机构股票)。与这一价格区间相对应的估值在44亿至52亿美元之间,远低于此前预期的74亿美元。最后,金融1张彤于2019年12月13日以每股10美元的价格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了3120万股ADS股票。

陶启智说,公平地说,由于经济放缓和出现年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许多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遭遇挫折。软银的投资参与曾经是科技公司前途光明的标志,但现在被认为是公司价值可能被高估的危险信号。

与此同时,孙正义在中国和东南亚大举投资的旅游巨头滴滴、格拉和奥勒也成为投资者最担心的受灾地区之一。他们担心与优步出现相同的情况。

田璇说软银投资模式的成功可以说是通过一两次成功的投资弥补了剩余的损失,“那么关键是找到快马。这实际上考验了投资者的眼光和才华,甚至他的运气。另一方面,可以说这种模式的成功是不稳定的,难以复制。”

换句话说,在这种模式下,一旦投资者几次“失明”,整个软银都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公司的文化体系依赖于儿子的判断。如果我们说投资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成功是愿景和运气相结合的结果,那么最近的孙正义和软银似乎失去了运气的祝福。

被时代抛弃了?

一刀切的风格很难适应周期的急剧变化。

软银在出现14年间首次遭遇季度亏损后,孙正义公开表示

2019年底,孙正义在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表示,由于该愿景的投资结果远非预期,“让我感到惭愧和紧迫”,这是否是出现年公众视野中的孙正义值得怀疑。

那么,孙正义是什么样的人?

在投资圈,“儿子正毅”这个词已经被封存多年。这几乎是未知的,也是许多投资者的目标。

多年来,他在阿里巴巴的投资回报率高达2900倍的故事一直在业内重复。这位62岁的老人一直有“让我一个人呆在世界上”的动力,早在19岁就写下了他的50年计划。24岁时,他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三十多岁时,他赚了第一笔十亿美元。整合并选择未来20年的继任者;43岁以后,企业在10年内扩大10~20倍;2016年,它建立了最初规模为93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技术基金之一。当时,它相当于“15红杉资本”,在投资圈掀起了一股大浪潮。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d97d43213a4872348e058f1eb09b27c2.jpg

在日本传记作家井上图富(Inoue Tufu)写的《信仰:孙正义传》一书中,有一段对孙正义的描述:“如果你有野心,你会忍受别人说的任何话,通过耐心磨砺你的个性,然后你会成为每个人羡慕的对象。”

王陶俊为这本书写了序言,被称为“中国电子商务之父”,他曾经与孙正义进行过深入的面对面交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当谈到一个我们双方都非常感兴趣的事业时,孙翔会用鹰一样闪亮的眼睛盯着他,问:“你能成为这件事的第一人吗?”孙正义和软银的影响贯穿了王陶俊的整个职业生涯。

这只是孙正义坚强的个人风格或个人魅力的一个方面。作为一个世界著名的风险投资家,他的耐心和他的大胆一样出名。孙翔的许多成功投资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敢于在别人没有意识到价值的时候投资,然后和企业家一起坚持成功。对他来说,这是真正实现“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唯一途径。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人性是复杂的,而“投资之王”孙正义也不例外。在公共信息中,每当孙正义选择一家公司时,他都会以咄咄逼人的方式与企业家交谈,不会给对方任何拒绝的余地。当这些公司试图拒绝软银的投资时,孙翔经常威胁说他会把钱投资到该公司的竞争对手身上。在滴滴和优步,他被揭露使用了这种伎俩。

陶启智告诉记者,孙正义剧本的核心是认识套利,这是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充分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的不平衡发展,首先在美国等发达市场发展业务,时机成熟时进入日本,然后进入中国,最后进入印度。二是利用不对称的金融优势获得各地区和赛马场的龙头公司,从而获得赛马场的垄断地位。

”软银在孙正义的领导下,近年来已经接管了几乎所有世界知名的互联网独角兽公司。软银的战略是通过快速、大规模、多轮和高价值投资,大幅提高初创公司的估值。然而,2019年,孙正义“失败”。有人认为,这是网红从互联网上获利的逐渐消失,这使得继续“高高在上、斗志昂扬”的资本游戏变得困难。一些人还认为,软银的投资额已经到了包括二级市场在内的市场无法消化的地步。事实上,孙正义的投资方法几十年来没有改变,这种一成不变的游戏风格也使他无法适应时代和周期的急剧变化。”

自始至终,孙正义的投资似乎总是有很强的目的性和侵略性。最终让他陷入困境的是源于他自己的疯狂。

孙正义的2020年:

继续大举筹资,押注于人工智能行业

彭博意见专栏的“2020年购买清单”可能只是一个玩笑,但孙正义的投资和筹资在反思的同时仍在继续。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reflection首先关注如何保存WeWork。孙正义在收益电话会议上提议,他已经为WeWork制定了一个简单的三步转型计划,包括削减成本、停止办公楼建设

孙正义表示,从拯救WeWork的角度来看,他现在正密切关注人工智能。我们工作对人工智能感兴趣,但最终没有成功。他说软银已经投资了许多拥有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在接下来几个月里,他们可以使用自己的专有技术将其应用到WeWork的业务中。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软银在互联网公司的投资中遭受了巨大损失。但回顾过去20年,互联网公司占据了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的7家。从更广泛的运营角度来看,孙正义表示,软银的战略发展没有改变。

一些分析家指出,在过去的三年里,孙正义在自动驾驶、医学科技和尖端科技领域也做了相当多的安排。他的项目还包括一些明星公司,如自动驾驶Nuro、Brain Corp、Roivant等。这些也被认为是风险资本家没有真正突破的轨迹。如果软银在这些领域的项目在2020年是光明的,这也将为孙正义和软银注入一剂强心针,他们坚定地“押注于未来的科技赢家”。WeWork惨败后,孙正义表示,尽管一些支持者对投资第二个基金变得更加谨慎,软银将继续推进后续计划。尽管截至2019年12月初仅筹集到20亿美元,但他仍坚持认为第二个基金的规模至少与第一个基金相同,投资愿景为基金1.0的投资者也表示有兴趣投资于这一个基金。据福克斯商业(Fox Business)报道,软银发言人在2019年12月中旬表示,在潜在投资者的评估和承诺下,此次融资如期进行。此外,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软银可能在2020年第一季度宣布其愿景第二阶段的第一阶段,筹资300亿美元。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孙正义不断反思和犯错的温和态度。它对过去强劲投资风格的自我修正可能是未来更重要的信号。他在最近的一次事件中表示,许多增长指标很难证明是正确的估值方法,“没有所谓的GMV、收入或用户数的倍数”。

在他的评价体系中,企业的财务健康最终成为一个更重要的指标。“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的倍数,没有其他衡量标准。不要夸大其词。我从最近的事件中学到了很多。公司的估价是多少?是处于稳定状态的现金流的倍数。”

我不知道孙正义是否打算从此真正脱下“激烈投资”的标签,但软银的现状显然不容乐观。暂且抛开所谓“300年愿景”的长远目标,如何让软银走出危机,顺利度过难关,可能是孙正义目前需要思考和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

2019年12月,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公开评论道,“我认为孙正义对技术的掌握仍然非常好,所以我不能说仅仅通过每家公司的上市成功来判断英雄还为时过早。”股票配资https://www.uusjw.com/

联想之星总经理兼管理合伙人王鸣要最近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孙正义的成就不一定是许多投资者一生中能达到的高度。当然,愿景基金也面临巨大挑战。它投资的项目逐渐与最初的目标大相径庭。“当他是一个如此有远见和经验的投资者时,为什么他会犯这样一个简单的错误?是什么促使他做出这样的判断?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他想实现一个非常大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投资1000亿美元,并投资高增长项目。目前,这是一个很难实现的目标,因为有太多真正有价值的项目。”

然而,无论业界和媒体如何评价,2019年的挫折并没有让孙正义失去信心。谈到未来,他说,“我们没有看到风暴或汹涌的水流.我只听到有人在笑。你可以说孙正义总是说大话。但在我看来,旅程没有改变,愿景不会改变,策略也不会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继续前进,继续前进。”

TAG标签:

本文由 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地址 :https://www.uusjw.com/tubiao/3167.html

上一篇:【东港股份股票】郑融房地产公司郑融服务在香港上市前三个季度利润增长161%
下一篇:[海通证劵大智慧]华尔街最大的特斯拉多头特斯拉股价明年将升至515美元

96%的投资者还关注了以下内容

在线咨询
股票开户
配资开户
扫一扫

扫一扫
免费送牛股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QQ:903508450

返回顶部